電力交易中心獨立對電力市場有何影響

2020-02-26 09:39:44 大云網  點擊量: 評論 (0)
電力交易機構從電網獨立出來后,將類似期貨交易所,負責中長期電力交易,現貨交易由調度機構組織。該政策進一步提高了電力行業的市場化程度...

電力交易機構從電網獨立出來后,將類似期貨交易所,負責中長期電力交易,現貨交易由調度機構組織。該政策進一步提高了電力行業的市場化程度

電力交易中心獨立對電力市場有何影響

新一輪電改開啟將近5周年之際,電力交易中心獨立運行將迎來實質性進展。

2月24日下午,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聯合印發《關于推進電力交易機構獨立規范運行的實施意見》(下稱《實施意見》),其中明確到2020年底前,電網企業在交易機構持股比例降至50%以下,并提出到2025年建成全國統一的電力交易組織體系的目標。

這一文件被市場認為是積極推進改革的信號。市場認為,降低電網持股比例至50%以下,將有效推動交易中心獨立運行。

電網持股降低有何影響

2015年3月發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開啟了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其中提出“推進交易中心相對獨立,規范運行”。新一輪電改啟動至今,全國共成立了北京、廣州兩大全國性電力交易中心,以及33個省級電力交易中心。

這些交易中心里,北京、廣州兩大全國性交易中心分別由國家電網、南方電網持多數股份,持股比例分別為70%和66.7%。在各省級電力交易中心中,南網經營范圍內的5個省級電力交易中心都實現了多元化股權結構,省級電網公司持股比例從50%至80%不等,其中云南電網持交易中心50%的股份,是全國各交易中心中電網持股比例最低的交易中心。

而在國家電網經營范圍內,除陜西、湖北、重慶外,其余省級交易中心均由電網公司百分百持股。此外,內蒙古西部電網由內蒙電力公司百分百持股。

《實施意見》提出,2020年上半年,交易機構中電網持股比例全部降至80%以下,2020年底前電網企業持股比例降至50%以下。這也就意味著目前所有的交易中心都需要在年內下調電網持股比例。

一位電力市場人士對《財經》記者分析,交易機構相對獨立之后,信息公開會加強;此外,交易中心制定的交易計劃需要調度機構進行安全校核,一個交易,尤其是跨區的電力交易能否執行,如果被調度否定,在原來交易中心是電網全資或控股的體制下,交易中心沒有動力去刨根問底。

電網持股下調,意味著將有更多新股東進入交易中心?!秾嵤┮庖姟诽岢?,交易機構股東可來自不同行業和領域,其中,單一股東持股比例不得超過50%。從當前已經實現股權多元化的交易機構來看,其余股東主要來自國有發電企業、地方發電集團、當地大型電力用戶。

以電網持股比例最低的云南昆明電力交易中心為例,云南電網持股50%,其余股東分別為云南省能源投資集團(10%),云南鋁業股份有限公司(8%),云天化集團有限公司(8%),華能瀾滄江水電股份公司(8%),云南保山電力股份公司(8%)和云南華電金沙江中游水電開發公司(8%)。換言之,目前交易中心的其他股東,都是當地電力市場的主要買家或賣家。

對此,專門進行電力市場研究的知能匯融(北京)咨詢有限公司CEO蔣志高提醒《財經》記者,電網持股比例下降之后,要關注交易機構的中立性,避免交易機構股東利用信息優勢不當獲利。

蔣志高還表示,交易中心需要大量和電網的數據交互,在電網持股比例下降之后,需要出臺更明確的規定,確保信息互通沒有障礙。

交易中心、管委會和調度如何分工

《實施意見》對于交易機構、市場管理委員會和調度機構的職能進行了定位。其中,交易機構是不以營利為目的、按照政府批準的章程和規則為市場主體提供公平規范交易服務的專業機構。市場管理委員會由電網企業、發電企業、電力用戶、交易機構、第三方機構等各方面代表組成,是獨立于交易機構的議事協調機制。調度機構是電網經營企業和供電企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電網運行的指揮中心。

具體到交易機構本身,當前全部采用公司制。在人才和薪酬方面,《實施意見》提出,自2020年起,交易機構新進普通工作人員一律市場化選聘;根據行業實際情況,建立科學合理、具備競爭力的薪酬分配機制,保障交易機構從業人員的專業能力。

而交易機構本身又是非營利性的定位?!秾嵤┮庖姟诽岢?,交易機構根據實際需要合理編制經費預算。與電網企業共用資產的交易機構原則上不向市場主體收費,所需費用計入輸配環節成本單列,由電網企業通過專項費用支付。具備條件的交易機構可以向市場主體合理收費,經費收支向市場主體公開。

北京融和晟源售電公司高級業務經理趙曉東對《財經》記者介紹,當前已經運行的交易機構里,國網旗下的交易機構未向市場主體收費,南網旗下交易機構按照交易電量來收費;交易機構的運作形式類似期貨交易所,由全體用戶來承擔交易成本。

對于市場管理委員會(下稱“管委會”),多位業內人士都對《財經》記者表示,目前市場管理委員會還并未在電力市場中起到明顯的作用,“幾乎形同虛設”?!秾嵤┮庖姟窂娬{了管委會的建設,隨著交易機構的獨立,業內認為管委會的角色有望逐漸加強。蔣志高還對《財經》記者建議,當前管委會成員主要來自電力行業及市場主體,未來應該吸收更多如消費者委員會、律師、海外交易機構等不同背景的人員進來,向更多行業領域開放。

此外,《實施意見》還明確交易機構組織中長期市場交易,配合調度組織現貨交易,調度機構要嚴格按照交易規則開展包括日前、日內實時電量交易及輔助服務在內的現貨交易出清和執行,適時探索由交易機構組織開展日前交易。這意味著交易機構和調度機構在組織不同電力市場上的分工通過《實施意見》予以了明確,電力交易機構將負責中長期交易,而現貨由調度機構組織。

趙曉東介紹說,由調度來負責現貨交易的出清和執行也有國外成熟電力市場的先例可參考,如北歐電力市場也是類似分工,但區別在于其日前和日內市場也放在了交易機構(Nord Pool),輸電系統運營商(TSO)負責組織實時市場和輔助服務市場?!秾嵤┮庖姟分刑岢鲞m時探索由交易機構組織開展日前交易,也體現了這一變化的趨勢。而另一大有代表性的美國PJM電力市場,其交易和調度是一體的,不具備參考性。

對于中長期和現貨市場分割在不同機構的設置,蔣志高表示,這可能會提高監管的難度,由于兩個市場彼此分開,監管容易只關注其中一個市場而忽略了能源市場的完整性,而美國的電力市場監管目前非常關注跨市場的操縱,分割的市場設置,提高了監管的監測難度,也讓市場主體更有可能操縱市場。

未來交易機構也可能之間互相形成競爭?!秾嵤┮庖姟诽岢?,允許市場主體自由選擇交易機構。對此,趙曉東對《財經》記者分析,這一條可能是在跨區的電力交易中實現,而不太可能在同一省份出現兩個交易機構來競爭。他舉例表示,譬如江蘇的用戶向四川買電,市場主體可以選擇在四川、江蘇或者北京的交易中心里選擇一個來提交合同。

作者為《財經》記者

分割線

小韓.jpg

作者:韓舒淋

微信:frodo_7

大云網官方微信售電那點事兒

責任編輯:葉雨田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我要收藏
個贊
?
永利棋牌游戏 香港彩票论坛 泳坛夺金组选24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码电子走势图 全民双色球下载安装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彩乐乐 佳永配资体验 快乐十分钟陕西的快乐十分钟 福彩3d2019.074期图 票据理财平台如何盈利 众彩网山西体彩11选5